玉树市文体旅游和广播电视局

thin

玉树节日

藏历新年

藏历新年是藏族人民共同的传统节日,寺僧和俗人一样也欢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。不过藏历年的推算法与农历春节有些差异。 藏历年是藏族传统节日,每年藏历正月一日开始,三至五天不等.藏历十二月初,人们便开始准备。康巴文化旅游艺术节康巴文化旅游艺术节由青海玉树州、四川甘孜州、云南迪庆州和西藏昌都地区三州一地轮流联合定期举行。届时,美丽的玉树草原上将会出现数万顶帐篷,组成一座五彩缤纷的帐篷城。节日期间除了举办盛大的开幕式外,还会举行独具地方民族特色的歌舞、服饰表演和惊险此及的赛马、赛牛、马术等民间体育表演。

赛马节

玉树赛马会是青海规模最大的藏民族盛会。作为传统娱乐活动,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。玉树人无论祭山敬神,迎宾送客,操办婚事,都离不开赛马。届时藏族群众身着鲜艳的民族服装,将各自的帐蓬星罗棋布地扎在结古草原上,参加赛马、赛牦牛、藏式摔交、马术、射箭、射击、民族歌舞、藏族服饰展示等极具有民族特色的活动。盛夏的玉树草原,整个玉树地区从村到乡、从乡到县都会开展规模不等的赛马等文体活动。规模最大的还是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每年7月25日举办的全州性传统赛马会,为期一周,地点一般在结古镇西边的扎西科草原。届时,会场周围几公里搭满了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帐篷,远远望去 ,如同一座独具风情的帐篷城。上万顶帐篷组成的五彩缤纷的帐篷城、康巴藏族潇洒漂亮的民族传统服饰和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,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三大奇观。赛马会的主内容有跑马射箭、乘马射击、跑马拾哈达、跑马倒立、跑马悬体等马术表演。还有远距离跑马赛、走马赛、牦牛赛以及多姿多彩的民族传统歌舞、民族服饰表演和寺院跳神等表演项目。

萨加法会

萨迦天津法王是西藏佛教萨迦派“萨迦宝座之持者”,出身于西藏高贵的昆氏家族。  法王父亲为金刚持拿旺贡噶仁钦,是赤千札秀听列仁钦的子嗣,他为了利益有情众生而延续著此一神圣传承。他是大悲观音的化身。   法王降生   法王降生于一九四五年九月七日清晨,时为藏历木鸟年八月初一,降生时正值旭日东升,而天空中充满著多道彩虹。法王降生处所,正是十代前再度振兴萨迦法教的金刚持贡噶仁钦之住所,生之时还有诸多瑞相。   

一九四八年初的藏历十二月,法王才三岁时而母亲辞世;当他听到这个噩耗,虽然年龄尚幼,无法理解死亡之事,但法王仍哀痛不已。同年,法王由父亲——金刚持拿旺贡噶仁钦处,领受了第一个无上瑜珈部的大灌顶,这灌顶是昆族传规的“普巴金刚”。法王对此事记忆犹新,并坚信以此灌顶之加持,迄今为止所做一切事业皆无大碍。在当时,法王还领受了许多其他的灌顶。    早期教育   为了法王教育,拿罗仁波切首先为法王传授红黄文殊的特别灌顶。然后法王便在他教导下,于神圣光耀的文殊像前,从事学习阅读;如同历代昆族的法王子一般,是从萨千贡噶宁波以金汁所写具有加持力的卷轴上,开始认识第一个字母。然后,法王亲教师贡噶嘉称教导法王背诵字母,以及念诵祈请文。法王的功课很繁重而且要求严格,必须确实精通而后止。他相信这是他得以殊胜阅读的缘因所在,法王口传既快又清晰,当得力于早年的精严训练。   

一九五○年秋,法王到哦耶旺却登寺,从根本上师大堪布金刚持拿旺罗卓旋遍宁波领受“共道果”时,对上师生起无比信心;年幼的法王深知这位伟大的堪布曾是他多生多世的上师,且将永远如此下去。同年,在一个祈求法王长寿的大法会上,他无误地背出所有应允长久住世的偈语,这对如此幼小的孩子而言,是件很令人钦佩的事。一九五一年,法王六岁,在熟悉阅读技巧后,开始背诵极为重要的续部典籍。   

一九五一年,法王首度与达赖喇嘛会面,次年,西藏政府正式行文,宣布法王是萨迦派领袖,并举行简要的升座前行仪式。约此同时,法王通过了背诵口试,背诵厚达上千页的大小经论;不久,尊贵的贡噶策旺被指派为法王亲教师。此时,法王为选定萨迦寺新堪布,而修持了相关仪轨,从而选出了尊贵的芒秃嘉措担任此职;此后,法王办公室便负起挑选萨迦派各职位人选的大任。   一九五三年,法王第一次闭关修长寿法,也给了生平第一次的灌顶。但法王根本上师——拿旺罗卓旋遍宁波(当巴仁波切),却在此年藏历四月以禅定姿入大涅槃;荼毗前后出现了许多神奇瑞相;他的继承人——康萨夏忠拿旺罗卓滇津宁波仁波切,亦是法王上师。法王因为对根本上师当巴仁波切的无比虔信,纵使上师入灭多年,当在念诵上师祈请文,念到上师名号时,每每呜咽不能自己而虔泪潸然。同年藏历七月,法王完成为时七个多月的主要闭关;至今已完成了二十多种的闭关,圆满前辈诸师的佛行事业,成功地追随萨迦诸大师所树立的禅修典范。 

 一九五四年,法王面戴昆族前辈诸上师所戴过的面具,通过外内金刚舞的考试,而被允许担任广大仪轨的主法者。从此法王便担任领众修轨与金刚舞主法的金刚上师角色。同年,佛殿出现各种吉祥徵相,整个佛像自动转向东方,并出现一条丝线将它绑在墙上,此一景象为香灯师前所未见。盖此时正逢达赖法王与其他大喇嘛造访汉地期间;一般相信此乃本尊护佑彼等之瑞相,经七八个月后,佛像又自动转回原位,那条丝线也不翼而飞。次年,法王在度母宫,首度为上千人传授数天的大灌顶。  早期弘法   一九五五年九月初,法王前往拉萨会见达赖喇嘛,并领受教法,法王在向达赖喇嘛供养时,面对达赖喇嘛私人寺院——尊胜寺的僧众,以及西藏政府高级官员,阐释供养曼达的意义。与会大众咸对法王如此幼小年纪,能有如此卓越之智慧,表达高度赞叹;此后,法王睿智之名便传遍西藏各地。   

一九五六年,在拉萨祈祷大法会后,法王与随扈前往拉萨南方朝圣;他们造访许多萨迦寺院。并且如这些寺院所请,给予灌顶、口传与教授等,与信众们结下深厚法缘。同年,法王必需参加“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”,故缩短原行程,而与其它大喇嘛、领导人与官员等一起开会。在会议期间,尽管法王年幼,但他的发言却得到高度的肯定与赞赏。法王尝生动地回忆:“当时第十六世噶玛巴慈悲的牵著他的手,步入人群中,并把他抱在自己大腿上开会的情景。之后,蒋扬钦哲却吉罗卓造访萨迦,并给予法王许多灌顶。在蒋扬钦哲却吉罗卓的密传中,说法王是高度证悟的大密咒师——萨迦法王贡噶仁钦的真实化身。   

一九五六年,法王到印度朝圣,造访了佛陀出生圣地——蓝毗尼园;佛陀主要居处——舍卫城,及佛陀示现入大涅槃之处——拘尸那留。并到瓦拉那西,与释迦牟尼佛初转四圣谛法轮的鹿野苑;然后造访佛陀成道处——菩提迦耶,这也是未来千佛将成道之处。法王与随扈在菩提树下做了千供。之后前往佛陀宣讲《大般若经》的王舍城;也造访了那烂陀大学的遗址,这所大学曾造就上千位杰出学者与僧众,其中之一便是萨迦《道果》初祖——毗瓦巴尊者,他在印度佛教的传扬上极为出色。这次巡礼,凡所履之圣地,法王一行皆念诵各种祈请文并广做供养。同年稍后,禄顶堪布仁波切造访萨迦,在法王传授大灌顶的最后一天,禄顶堪布做了一个曼达供养并详加解释,以示感激之意。 

升座离藏  一九五八年整年,举行许多修持仪轨之法事,以为来年法王升座预作准备。次年藏历正月为法王升座大典之时日,以七天的前行法开始,接著三天是盛大仪式;与会僧众超过千人,诸大教派与政府机构皆派代表广做供养。同年,法王与其全部随从离藏赴印,在安全抵达时,受到锡金王室成员的热诚、殷切接待;是年末,蒋扬钦哲仁波切于锡金入大涅槃,当日天黑后,整个山谷仍遍满光芒,还出现不少非凡瑞相。次年,金刚持蒋巴桑波亦在西藏入大涅槃,在此金刚持入灭之际,法王梦彼神采奕奕,心情愉快地给己一条吉祥白丝巾,此乃法王与上师悲心永不分离之兆。  印度建寺   

一九六三年,第一届西藏佛教会议于达兰莎拉举行,与会者包括四大教派领袖与其他杰出僧众。法王以丰富的佛法知识与对不同传承的慈悲态度,赢得所有与会者的赞佩。同年,法王有意在印度,为萨迦派僧众与在家众建立寺院。

一九六四年三月六日,重建萨迦寺的会议,在拉吉普大礼堂举行;当时出现许多瑞相,为众所共睹。为持续复苏佛法,令佛法稳固开展,法王与堪布阿贝仁波切讨论后,遂决定建一所学习佛教哲学的教育机构;“萨迦佛学院”的基础构想,于焉产生。同年,法王在北印度嘻玛较普拉帝须省的普汝瓦拉地方,建一座新的萨迦主寺,名为萨迦能仁胜教寺。

   一九六八年,法王指认听列诺布之子,是蒋扬却吉罗卓转世,此即众所周知的宗萨钦哲仁波切,并为他在拉吉普举行升座典礼。此后,法王又指认了许多萨迦派与其他传承的转世灵童。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九日(藏历十一月十四日,为萨迦班智达的涅槃日),萨迦佛学院的始业式在租来的屋宅中举行,由尊贵的堪布阿贝仁波切出任第一任校长。一九七四年,为令昆氏家族传承相续无间,法王在许多大喇嘛与其姨母请求下,同意接受札西拉吉为其明妃。她来自康区德格的侯秋仓贵族家庭。札西拉吉嫁到度母宫后,伴随许多吉祥徵兆,并成功地生育两位法王子。  全球传法   一九七四年,法王首度到海外传法,造访了瑞士、英国、加拿大、美国、日本、与泰国;在英国时,法王做了第一场英文开示,被认为是一个吉祥的巧合。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九日,佛母札西拉吉生下大法王子宝金刚。   一九七五年,法王姨母听列巴究桑莫辞世,法王为她修迁识法与广详的超度仪轨;谈到姨母的不可思议特质,法王曾说:“从我初学字母,到从诸佛亲现人身之诸上师处,领受如海深广的法教,并得以成为诸上善人之一份子,皆要归功于我姨母之恩德所致。她是一位极虔诚,对有情众生极慈悲,对凡事具有净观之人,她曾圆满六十万遍皈依文的念诵与大礼拜,一千万遍上师相应文,五百万遍曼达供养,两千万遍度母咒,与其他许多本尊修法;她所做过的禅修,比许多终生隐居闭关的人还多。在她火化时所出现的许多瑞兆,说明她确是一位证悟者。”   

一九七七年,法王将度母宫所有可用的款项,全部投注于普汝瓦拉地方新萨迦寺的兴建,经三年艰巨工作后,终在1980年完工,并于当年十二月十二日举行开光仪式。   一九七九年的藏历一月,法王主持“萨迦佛学院”启建奠基典礼;同年七月五日,小法王子智慧金刚仁波切,在许多非凡徵兆伴随下诞生。此后,法王应邀造访正在新德里医院接受治疗的第十六世噶玛巴,祈请他为一切有情众生而保留神圣生命;为强化彼此关系,并创造未来的吉祥缘起,噶玛巴请求法王为他传授一个昆族传规的灌顶,并将自己手表供养法王以示谢意。在这次会面中,他们对于有关传扬佛法,特别是西藏文化如何扮演重要角色上,有一番长谈与讨论。   同年,普汝瓦拉萨迦寺极精美的佛像制成,并以许多神圣稀有的舍利装藏。由萨迦法王、究给企千仁波切、与禄顶堪仁波切等三位金刚持共同主持开光大典。   金刚持究给企千仁波切为使众生能与未来佛弥勒,结下吉祥法缘,以便在弥勒下生时,得以幸运值遇,故在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大喇嘛的请求下,费时多年而兴建完成了大弥勒寺,包括诸多寺院、佛像与佛塔等;一九八五年,法王应邀为蒋千拉康的大弥勒寺中,巨大且精美的佛像举行开光仪式。 

 一九八六年九月九日,禄顶堪仁波切在哦巴主要法座所在的哦玛贡,为法王做了广大而圆满的长寿法会,法王说:“这为我与死亡之战带来胜利,并且是我能长寿的吉祥徵兆。”  传法记录   法王以他所持有的深广教法、殊胜修持的成就、与传法的大善巧方便,成为成千上万弟子们的伟大上师,以及智慧与灌顶之泉源。法王能够将微妙深奥的教法,用平易清晰的语言表达出来。使错综复杂又各具微细差别的种种教法,皆能为各种不同根机的弟子所了解。法王的教授词义一致,加上其感召力强,能使其教法犹如灯塔般地引导所有轮回中的众生;他擅长传法教授的盛名远播海内外,法王悲心深厚、利他心切,他除拥有广大教法的美名外,亦以慷慨为他传法而著称。     此外,法王也传授许多得自诸上师处的其他法教,法王以甚深智慧与悲心,透过大善巧方便,为众生传法灌顶,引发了各行各业、不同种族、文化、国籍、阶级、宗教和语言的人们,对法王产生无比赞叹崇敬之心。  佛行事业   法王追随著伟大萨迦诸上师的足迹,他清净持守五戒等戒律,令十方三世诸佛上师心生欢喜。他的智慧对人无我与法无我已完全了悟,能以不外于世俗与胜义菩提心的如海见地,无倦地致力于宏法利生。 

 他对于显密佛教,尤其是藏传佛法的保存与传扬,贡献甚大。他持有藏传佛教四主要教派的教法,能够传授所有传承的重要灌顶;这使西藏佛教各派法教更加丰富,成为不分教派的大师,令一切佛陀法教彼此合作与相互增上。   在实相上,法王已自轮回与涅槃诸边中解脱,但为我等众生的未能亲见佛陀而从佛得法。故以其大悲心示现人身,令我等得以亲近、受法,并得其加持。法王以人身,为我等被恶意恶行所缚之众生,示现诸佛智慧与三身之果德。   

法王造访世界各地传法,以种种方式支持佛法中心、寺院,与各种法务。迄今,在西藏与印度外,他曾在澳洲、奥地利、加拿大、英格兰、爱沙尼亚、法国、德国、匈牙利、香港、印尼、意大利、日本、马来西亚、澳门、外蒙古、尼泊尔、荷兰、纽西兰、俄国、苏格兰、新加坡、西班牙、瑞典、瑞士、台湾、泰国、美国各地广传佛法。     著作方面,法王将他的智慧与大悲,透过书籍而遍传善幸弟子;迄今已写下两大部著作,详载他从诸位上师处所得之法教。另有一册专书,详列历代萨迦诸师的著作。法王也写下两册的自传,与一部略传。著有《毗瓦巴上师相应法》与其他许多修轨、回向祈愿文、长寿祈请文、速得往生祈愿文等许多较短文偈。   萨迦法王高举全部佛法,将之广传到世界各地;他是一切有情众生智慧与慈悲的无尽泉源。让我们祈愿法王身心安乐、法喜充满、健康长寿、度众无碍、事业吉祥圆满;也祝福为彼光所照诸众生,皆能业障消除、生起无上菩提心、修行得力、勇猛精进、速得圆证无上菩提。   菩提树下的微笑


政务服务热线: 0976 8822404

客服信箱:

主办:玉树市文体旅游和广播电视局

政府网站标识码:青ICP备19000991号

Copyright@yushulvyouwang